沈寂一年半,韋禮安帶著全新專輯「有所畏」強勢回歸。

先從專輯名稱講起,乍聽之下以為是「無所謂」的玩轉,看了字面才知道,喔~原來是「有所畏懼」。

專輯整個概念就是以恐懼為出發點,但是韋禮安作為一個賦使命感的歌手,當然不會讓大家平白無故「聽」見他的內心黑暗就草草結束。

面對恐懼最好的解決知道就是「面對」。(這是什麼繞口令)如果不去面對,永遠不會成長,一定要衝破黑暗才能前進。

 

以小清新見長的韋禮安,這次回歸之作,首波主打竟以「狼」這麼黑暗的歌曲向大家見面,著實讓不少人都嚇壞了。

(為什麼我點的是韋禮安,卻來了阿密特?為什麼我點的是瘦肉粥,來的卻是麻辣鍋?而且是中辣?)

對於我們來說,這的確是韋禮安的突破,可是對他來說是嗎?搞不好他就是個多面向的人,只是在前面幾張專輯還沒發表罷了。

這是我的猜測。說也奇怪,人家點韋禮安來聽,都喜歡他的小清新,我卻特別偏愛「狼」(愛到還要在鏡子前面與手捂嘴對嘴)

 

講講歌名的部分,會取「狼」是取自台語諧音「人」。

這首的創作背景在於,韋禮安有感於現在人在大環境的侵蝕之下,就算在清純的人,也還是可能因慾薰心而被同化改變。

說起來有點巧,前幾年有看過一部美劇叫"teen wolf"中文翻「少年狼」也是以台語諧音來做翻譯,沒想到幾年後,還可以遇上這種巧合,而且我還這麼喜歡。

既然都講到狼人影集,你一定心中有些畫面或是配樂吧。 在主角變身成狼人時,一定有那種很特別很theatric的配樂吧,對,這首歌有。

而且,我覺得如果它早生幾年,一定可以當大中華區少年狼的主題曲啦!我個人聽起來(因為我確實沒聽過什麼音樂,所以用我個人來說,哈哈!)

很洋派,卻也很東洋,再配上韋禮安很特別的唱腔咬字,實在是配得恰到好處。

韋禮安的咬字真的很特別,怎麼說,例如「體溫」,他通常是唱成「T溫」。或是在發「ㄥ」的音方面,他發的很有英文的鼻音。就很特別,很喜歡。

 

 

唱的方面,基本上他很進入角色,聽得出來他很enjoy role playing,不會像是在mock

(根據Naomi campbell在the face的定義mock就是go halfway to do something不做到徹底極致,你就是在mock再像也只是外表,靈魂不像。

但在主歌部分還是有小問題,就是在某些句尾的部分尾音稍微顫抖,尤其在live演唱時更加明顯。

但成也live敗也live.在幾場演唱中,尾音問題雖有,但卻瑕不掩瑜。而在第二次的副歌,韋禮安加入了比較金屬色的唱腔,

讓副歌通起來非常過癮powerful,像一隻徹底變身的狼人。

但似乎是沒有100%肯定要吼到哪裡,在副歌結束後的即興嘶吼,有點不知所措,像隻小狼在變身過程中,滿月被烏雲遮蓋。

歌詞部分,我覺得他選字很精準,例如副歌的「失去了方寸」,初聽以為是「分寸」,但看了歌詞,才知道是「方寸」(心境)。

而且,詞實在像詩,「夜色像 一堵墳 星宿是不瞑目的淚痕」,幾乎看歌詞就能想像出畫面。

  

 

哪有人這樣編排曲目的啦,才正慷慨激昂隨著電吉他和bass熱血沸騰,下一首馬上將你打入無盡失望的深淵。

這首歌不知道怎樣,也許是用了大量弦樂當底,讓人聽起來格外感傷欲墜淚。而歌詞也是寫得十分哀戚。

光是看歌詞就讓人眼框含淚了,你聽了,你就哭了。

主歌第一段就用景物去描寫出一老水手的淒涼,即使出航用的東西只得堪用,儘管羅盤已腐鏽,

卻「依舊天真指向遠方」,用羅盤道出老水手,縱然已垂垂老矣,卻還是懷雄心壯志,想「攀上最高的欄杆」再遠眺希望。

唱到此時副歌前,配樂逐漸激昂,帶著聽眾出航。

 

但在副歌前二句卻唱得輕,似乎在為後面的大浪先安靜。在唱到最後一句「航向絕望還是天堂」這句韋禮安也唱得很輕,也是往下的。

感覺有一種疑問的態度,就像是剛出海的年輕水手們,徒有雄心壯志,以為只要勇敢有夢就能到達彼岸,卻在中途迷航時不斷地問著自己,到底這艘船,開往的是絕望或是天堂。

第二段幾個自唱得特別好,例如「懦夫也曾雄心萬丈」的「萬」口氣非常對, 雖非唱得字面上氣勢萬軍,卻唱出與滂沱激昂完全相反的淒涼。

最後的兩次副歌,緊湊到我第一次唱就唱不下去,那個情緒太複雜了,幾乎可以跟每一個人做連結,也說不太上來是什麼感覺,就是會讓然內心澎湃落淚。

韋禮安的聲音非常高,要挑戰這首歌,唱到key之外還要夠力量,著實是一個挑戰。

 

 

經過大風大浪後,終於到了「金銀島」。又回到了「在你身邊」,大家熟悉的小清新韋式情歌。

這首歌就是大家很熟悉的K歌,如果有廠商要找廣告曲或是偶像劇要找歌,就是這一首了。

我想大家對於這首歌應該也很熟悉,就不再贅述這兩首。

 

愉悅的心情並沒有一直持續,也許是想讓大家有人生起伏不定的感覺才做這樣的排序。

「江郎」這首歌的靈感當然來自於大家熟悉的那個江郎。

故事是在好久以前,一個叫「江淹」,「江文通」的文學家,信手捻來,下筆有如神體附身。

一天在冶停的地方打盹,夢裏有位男子,向他討回借他好久的筆。江郎二話不說順手掏出在胸中放的五色筆,至此之後,不論他怎麼絞盡腦汁,都只得庸俗之作。

 

這歌詞非常玩味,第一句就道出自己與江郎是同一種人,拜託韋禮安啊,你前途一片光明,靈感應該很豐富的,況且你現在用的是電腦或是手機,別把它給別人就好了!

(會不會哪天有新聞韋禮安電腦被偷,創作被剽竊啊,哈哈哈!)

 

這首歌也算是沈重的歌,但不至於像沈船那樣讓人難過,(畢竟不是每個人都以創作為生嘛)歌詞的部分,寫了很多典故的部分。

例如,副歌第一句,把心開了洞,不就是江郎從懷中掏出筆的抽象版嗎?

至於唱的部分,那一句最後幾個字放輕唱詮釋很不錯。這首歌的副歌跟主歌的差別不太大,意思就是,如果有人問你,欸你知道江郎怎麼唱嗎?

你可能只會哼出「流傳了千年 主角是我」那一句,反而是主歌比較讓人catch

  

 

「格雷的畫像」寫的就是「格雷的畫像」nothing to do with「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面具」就是韋式情歌系列之作。

 

「迷路」這首歌我覺得有點王力宏歌曲的影子欸,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

這首歌就是適合拿來聽的,很適合在開車或是演唱會上跟著他搖擺,但嘴巴唱不出來。

說到演唱會,這首歌非常適合放在轉場前,因為結尾很長,從蛋堡開始rap,他就可以從升降台下去換裝了,哈哈哈!

 

大概從「求生之道」到結尾的「曙光」,曲風就變得比較輕快,充滿希望。

這也許就是這位賦予責任使命的歌手想要做到的效果吧,把你挖到最底,再幫你慢慢拉回希望的世界。

只是,別按整張專輯重複,不然˙你又要掉入無盡的輪迴。不過,人生嘛,不就是一直在相同的軌道中跑,偶爾出現幾個好事壞事,讓生命充滿了一些意義吧!

 

讓我們一起為小轉型的小清新集氣得個金曲吧!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編心話-小編的心內話

edd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