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六年,阿密特第二張專輯終於推出啦!

近年來阿妹都不太宣傳他的新專輯(可能身材還沒恢復,哈哈哈!

可是,我真的覺得即使妹現在比以前圓潤,但還是很漂亮,而且更有魅力)

像上一張專輯偏執面,幾乎是無預警的發行,不搞預購這套,聽說是阿妹是直接出了就出了,直接繼續去磨出阿密特2。不是說偏執面不好,只是阿密特2太強大。

 

本來以為阿密特已經很難再被超越了,沒想到第二張又再度給我們驚喜。

兩張專輯的差異算頗大的,第一張著重在分身的身份確認,很強烈的意識要讓大家知道,阿妹跟阿密特的差別在哪裡。

經過了六年,其實我們漸漸可以發現其實阿密特已經慢慢被內化在阿妹裡面了(不就是同個人嗎)

例如「偏執面」裡的「偏執面」,其實不太屬於所謂的「妹式情歌」的範圍,你看那個歌詞多麼強烈直接。而阿密特的「掉了」給阿妹唱也是無庸置疑,而且很適合。

 

專輯的第一首歌 「戰之祭」完全個人喜好評分:★★★★☆(前奏太長扣一分)

 

作曲:阿弟仔、山地人、巴代  編曲:山地人、Avery & Evan  作詞:陳仨 

無處不在的祖靈啊
請給我老鷹的羽翼
給我盤旋的冷靜
給我攻擊的力量

我離開 我從來沒有離開
我堅強 我從來不夠堅強
我憤怒 我隱藏 我用力的歌唱

我知道你聽得到
我活著
我為愛活著

我知道你聽得到
我活著
我為愛活著

 

第一支推出的前導預告。

一開始靜悄悄卻帶點懸疑的前奏,慢慢將大家帶入阿密特懸疑強烈的世界,卑南咒文與阿密特的口白,以呼告法像祖靈連結,也向聽專輯的聽眾們宣告 Amit is back

並且帶著老鷹的羽翼、帶著全新的力量。

口白上段最後一句話「我用力的歌唱」唸畢,隨即是一連串的高音,阿密特的高音配著男聲古調,

就像一隻老鷹在山林部落中盤旋,一再向世界宣告,我回來了。

最後以死亡搖滾的唱法,阿密特真聲演唱。他們嘗試過用變聲器處理,但是怎麼試都失去真實感,所以阿密特便一層一層用燒喉嚨的方式錄出了,最後意境強烈的結尾

這首十分上癮,會常常讓人在走路時在心中偷偷念著口白。如果關在房間一個人時,也很讓人想挑戰一連串的高音(但是各位歌迷,最高音到D啊,不宜久唱)

 

第二首歌 「怪胎秀」完全個人喜好評分:★★★★

 

作曲:華正群 / 賴煜巽  編曲:Avery & Evan  作詞:Hush 
絕無僅有 不要錯過 百年難得的人
哪裡來的新變種 得好好研究

彩色瞳孔 尖銳唇峰 演化淘汰耳朵
簡直全新的物種 在驚艷四座

馬戲班在騷動 整個一票難求
活脫怪胎荒誕秀啊
夠驚悚 才能譁眾取寵
只為今晚而生活

掌聲歡迎 對號入座 場內禁止沈默
台下觀眾更帶種 在期待什麼

別吊他們胃口 讓大家都拍手
場面要歡聲雷動 氣氛最高峰

馬戲班在騷動 整個一票難求
活脫怪胎荒誕秀啊
夠驚悚 才能譁眾取寵
只為今晚而生活

(掌聲歡迎 對號入座
活脫怪胎 荒誕秀啊)

馬戲班在騷動 (給我怪胎荒誕秀)
整個一票難求 (一點病態算什麼)
活脫怪胎荒誕秀啊 (寧願安靜當觀眾)
夠驚悚 才能譁眾取寵 (怪胎就讓別人做)
只為今晚而生活

 

 

是最先曝光的完整mvmv由打造阿密特第一張mv的導演比爾賈操刀,歌曲本身用風琴打造出一種異國怪誕的感覺。

主歌第一段用一種奇妙的語調似唱似說 好像在聽者耳邊悄悄告知有個百年難得的馬戲班即將來到,

第二段開始唱腔變得激昂,副歌部份歌劇唱腔的合聲疊著流行唱腔,創造出一種古典與現代交錯的感覺,是華語音樂很少見的嘗試,

也讓人聽見,其實阿密特不只是能唱搖滾,像這種藝術感頗重的歌曲也能用自己的方式駕馭得很好。

 

第三首 「母系社會」完全個人喜好評分:★★★☆☆

 

作曲:愛力獅  編曲:陳君豪、梁思樺  作詞:陳仨 
我不會耕田吃草 讓人下注
什麼理由發明 什麼叫馬子
難道是想讓匹馬 為你生個兒子

我沒有兄弟聚會 那些幌子
還可以煮好宵夜 當作沒事
仔細想想 你就會知道 誰才是傻子

我笑得柔軟 心卻比鐵還鋼
世界男人稱王 女人卻什麼都扛

不要再說 要進廚房 能出廳堂
不要再說 要會鋪床 又能著床
這個世界 沒有女人 該怎麼辦
你想 你想

不要以為 西裝革履 就是戰袍
不要以為 浴帽圍裙 就是渺小
信以為真 連續劇裡的那一套
皇上 吉祥 簡直可笑

我記得 你最喜歡哪雙襪子
朋友聚會 演戲讓你有面子
難道我沒有發現 你目測誰的SIZE

我記得 女媧補天 岳母刺字
你只講 少說多做 相夫教子
仔細算算最值錢的 只是結婚戒指

你可以抱我 重複愛我的台詞
我不相信 你有放棄我的GUTS
我無所謂女人就該是這樣子
安靜 該死

不要以為 西裝革履 就是戰袍
不要以為 浴帽圍裙 就是渺小
信以為真 連續劇裡的那一套
皇上 吉祥 簡直荒唐 無聊

荒唐 無聊

 

最近剛出的mv,說真的,我比較喜歡演唱會背景的動畫,mv似乎對我來說太過直接了(其實是太少見到阿密特了)。

歌詞非常玩味,是由陳仨填詞。有傳聞,陳仨其實就是阿妹的經濟人-陳鎮川,川哥。

我記得演唱會時,當第一句歌詞跑在螢幕上時大家都在偷笑,

「我不會耕田吃草 讓人下注 什麼理由發明 什麼叫馬子 難道是想讓匹馬 為你生個兒子」

實在太絕,以後要對講馬子的人這樣說 這字眼實在不尊重女性。

 

副歌的最後一句我實在想不太通,為什麼「皇上吉祥 簡直可笑」我不懂的點在於,格格不是也會被吉祥嗎?

還是只是想帶出大男人主義,要被當皇帝侍奉的感覺

(我遇過一個朋友,他自稱朕跟皇上,雖然知道他在開玩笑,但他感覺就是大男人主義。如果你有看到,對,就是說你!)

最後激昂的副歌結束後的「無聊」完全唱出那種對沙豬的不屑。

 

第四首 「衝突的很」完全個人喜好評分:★★★☆☆

 

作曲:阿弟仔  編曲:山地人  作詞:阿弟仔 
愛是人類發現 最美麗又最短暫的希望
性是人類發現 最享受又最空洞的慾望

時間是人類發現 最具體又最抽象的過程
毒品是人類發現 最愉悅又最悲慟的翻滾

宇宙是人類發現 最巨大又最渺小的存在
信仰是人類發現 最真實又最虛幻的永恆

矛盾的人 毫無疑問
有缺陷的靈魂 不完整

矛盾的人 衝突得很
善惡難以切割 難以並存

哲學是人類發明 最複雜又最簡單的邏輯
科技是人類發明 最長遠又最短視的創意

政治是人類發明 最高級又最危險的遊戲
媒體是人類發明 最有趣又最幼稚的玩具

戰爭是人類發明 最刺激又最愚蠢的競賽
藝術是人類發明 最深沉又最奔放的溝通

可這是我們的快樂呀
而這是我們的自由呀

每天不停在做選擇呀
多久才能擁抱智慧呢

文字是 … …
音樂是 … …

 

這首歌之後,慢慢slow down下來,像演唱會。

一開場,由強烈節奏的歌曲讓大家跳夠high夠後,可以坐下來好好聽一下,阿密特想傳達的東西。

這首歌有點像田馥甄的「To Hebe」也許是都有點電子樂的感覺 或是歌詞想表達的都是在說「人類」的事。

整首歌對仗非常工整,但每一句都是一個對比句,非常適合用立可白寫在書包上(如果現在孩子還幹這種事)或是打在即時通狀態(如果現在還有孩子在用,哈哈)

 

第一段主歌都是「發現」,第二段變成了「發明」,這點出了人類因為不滿足現有的發現,所以便開始發明了很多方便卻又有害的矛盾。

初聽時,以為副歌說的「矛盾的人」是在說某個人,結果才發現意思是「矛盾的人(類)」。最後的以「文字是... ... 音樂是... ...

給聽眾們思考,到底文字是什麼,到底音樂是什麼?是否也像其他東西一樣如此矛盾。

 

第五首歌 「放了那個作品」 完全個人喜好評分:★★☆☆

 

作曲:阿弟仔  編曲:Avery & Evan  作詞:阿弟仔 
我愛上一幅畫
我愛上一幅畫的格局
愛上了格局裡的狂熱

線條在打鼓 顏色在跳舞
不規則的 胡亂碰撞 好似音符

我跳進意境裡
興奮地游來游去 游來游去
妄想參透 創作的動機

才發現是我想太多
一個作品的靈魂
再精準的文字 也難以形容

於是我 欣賞愛慕著 五體投地的
就夠了

何必要 試著解構呢 品頭論足的
認清了

當不成藝術家
也別被評論奴役 冰冷的解剖

拜託放了 那個作品
真實去感受 它才是真正的存在

於是我 喜歡就喜歡 不懂就不懂
怎麼了

何必我 還要討好誰 還要忌妒誰
無所謂

終將逝去的人啊
追不上雋永的作品
還是可以 把我自己 活得出奇

當我的心 不再貧窮
當我的心 依循直覺
當我開始真真正正 轟轟烈烈 做自己

於是我 開始創作了 盡情揮灑著
我活著

於是我 成為作品了 引人入勝的
我快樂

 

這首歌也讓我感覺有別首歌的影子,感覺有點像「迷幻」的2.0版。

其實這張專輯裡面好像要傳達一種灑脫的態度。

像是上一首歌,發現很多矛盾的東西,或是善惡並非二元對立存在,而是共生共存,發現這些事實後,

我們也無法改變,那不如改變自己的態度,泰然自若接受,並且去享受還要來得快樂。這首歌也有異曲同歌之妙,

第一段主歌,妄想參透一個作品,想加以分析,或是評論,卻怎麼樣也沒法用文字精闢描述出來(也是啦,如果文字可以豐富到能夠代替圖像,那何必要有圖像)

再灑脫接受、欣賞後,反而像被打通靈感的任督二脈,開始展開新的格局。好啦其實我對這首歌很無感

 

「不睡」完全個人喜好評分:★★

 

作曲:陳珊妮  編曲:林欣彥、鍾濰宇  作詞:陳仨 
不想睡 陽光沒出現怎麼睡
好想講電話 半夜會想打給誰

這安妥的一切 怎麼全世界都在浪費
如果有個人在床邊 不愛也無所謂

世上有誰能 分辨愛的氣味
有什麼規則 分白天和黑夜
陪我睡

不想睡 恨過的人夜半都變美
看看舊照片 做作的流點眼淚

我參與的情節 混雜一點過癮和愚昧
你死我活的輪迴 誰又會記得是誰

還能嗅到當時玫瑰的香味
卻看不見手腕的傷痕累累
怎麼睡

不想睡 聆聽脈搏微小的分貝
就算蓋著被 蓋不住謊言虛偽

貓一般的雙眼 天色愈黑瞳孔愈尖銳
神遊城市的窗檐 每扇故事前偷窺

有多少張床 還不是背對著背
有多少張臉 黑暗裡恍神流淚
沒人陪

沒人陪 沒人陪

在世界清醒前 我霸佔著黑
不必故作慈悲的 微笑甜美
失眠是 上帝為傷心人垂憐
為粉飾自己前 能忘掉一點誰有罪

誰有罪 誰有罪 誰有罪

 

這首歌作為阿密特2最新釋出的歌曲,每個人都嚇了一跳,覺得阿密特是否要大轉型了,不過其實不然,

她只是把專輯裡面比較平緩的歌曲先放出來而已。其實這首歌要定位的話,就是第一張專輯的「相愛後動物感傷」那種慵懶的感覺,

但又不能說是2.0版,頂多是0.5版。因為整首歌非常平淡。其實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大概是早上四點,

睡到一半,醒來看到首播就點開來用耳機聽,(因為晚上首播的時候已經睡死了)其實我對這首歌感覺蠻好的,

覺得她的唱腔完全就是阿密特(連我媽在聽的時候也在問我這是誰的歌)我覺得阿妹就是想讓嚇嚇大家,

也想讓大家知道,其實阿密特不一定只能唱搖滾。至於,很多網友說,這首歌比較適合給別的歌手唱,我倒是覺得其實阿密特唱也不錯啦。

 

「牙買加的檳榔」完全個人喜好評分:★★

 

作曲:阿弟仔  編曲:山地人  作詞:阿弟仔 
床吊在棕櫚樹上 搖著搖著靈魂翻邊
我沿著加勒比海 一圈一圈不停的飛
我遇見Bob Marley 他幫我捲了一根煙
我們一起聊天 蝴呀蝴呀變成蝴蝶

我說雷鬼PA PA
我叫做阿密特啦 我送你台東的檳榔
他說雷鬼PA PA
什麼都沒在怕啦 現在就可以嚼一嚼

Get up! Stand up!
Get up! Stand up!
Get up! Stand up!
Get up! Stand up!

我說雷鬼PA PA
我們來自彈自唱 我為你準備了Guitar
他說阿密特啊
讓微笑慢動作吧 感受我的標準時間

牙買加的檳榔掉下來 打到我的頭
牙買加的檳榔掉下來 打到我的頭
牙買加的檳榔掉下來 打到我的頭
牙買加的檳榔掉下來 打到我的頭

Get up! Stand up!
Get up! Stand up!
Get up! Stand up!
Get up! Stand up!

 

這首歌是我在專輯的第二名,還沒聽到歌,才看到歌名我就好喜歡。還擅自幫它編了原住民的title叫做,icep from Jamaica(icep(n.)阿美語-檳榔)

果然聽到之後,真的沒讓我失望(其實還是有)先講失望的部分好了,我覺得這首歌主歌非常棒,就是副歌太過於簡單,

我還以為get up stand up那部分是副歌前面的段落,結果它就已經是副歌了反而整首歌在「牙買加的檳榔掉下來打到我的頭」那段我還比較認為是副歌(不是一樣只有一句嗎)

這首歌的編曲很像ameizing演唱會版本的「薇多莉亞的祕密」雖然是非常慵懶的歌,但還是很適合扭動你的屁股(even是躺著的狀態)

 

稍微講一下誰是Bob Marley 本來我以為Bob是一個人Marley又是另一個人(因為之前看到利菁的歌裡面有什麼LindaAmy)其實Bob是雷鬼之父,

我在想這首歌應該是在講靈感,歌詞說遇見Bob不就是想從雷鬼之父身上汲取一點靈感,還準備了吉他想要從自彈自唱中找到一些靈感。

但是雷鬼PAPA卻對他說了一句,慢慢來。這部分又呼應我剛才講的,其實這張專輯要的是讓現代人放鬆,該來的就會來。

你看接受了慢動作的標準時間後,檳榔掉下來砸到他的頭,就是牛頓的例子,一敲就打醒了靈感。(為什麼牙買加不是椰子,椰子砸下來應該會昏吧)

 

「難搞」完全個人喜好評分:★

 

作曲:林欣彥  編曲:梁思樺  作詞:姚若龍 
我從來都不信 永遠跟什麼誓言
隨時預備去面對終點 就不怕破滅
能快樂的瞬間 才更激烈

你不要批評我 活在幻想的世界
為難自己和別人太堅持 該死的細節

其實我也疲倦

我承認我難搞 很複雜 脆弱又驕傲
我任性地逃跑 想證明我 對你多重要

我需要浪漫的危險 又保持安全
渴望最依靠的你 能給我 孤獨的空間

我承認我難搞 我猜我 心有塊缺角
我太容易煩惱
擁抱美好 忘了微笑

 

這首歌在強敵環伺下,實在是很難跳出來,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要寫什麼(怎麼有這樣的評論)

只好講講歌詞好了,就是很灑脫,然後珍惜當下的感覺。哀呀,真的無感,你還是把這首歌還給阿妹好了啦。

 

「血腥愛情故事」完全個人喜好評分:★(完全破表)

 

作曲:Jonnic  編曲:陳君豪、梁思樺  作詞:Hush 
你嚐過的那些甜頭 都是寂寞的果實
那是活生生 從心頭裡割下的我

一塊肉像一個贈品 從來都不假思索
你銳利 我就腥風血雨 洋洋灑灑當個寫手

就讓我緊跟著你 起承轉合
讓我為你寫一本 恐怖小說
誰可疑 誰可憐 誰無辜 誰茍活
我已經看到最後結果

就讓我來代替你 承先啟後
刻骨銘心像一本 情愛小說
越血流 越手酸 心越空 肉越痛
千刀萬剮的感情 才生動

不要還給我 不要還給我

再去捉摸 都太遲了
手心肉的牽連 早已沒有用了
眼看失去靈魂的空殼
魂不附體的兩個人

再去著墨 都太多了
再轟烈的故事 都算太俗氣了
寫到哪裡 能剛好就好
才能看得要死要活

愛也要死要活

 

這是我最喜歡的歌!這首歌跟「母系社會」的前奏很像,我覺得應該要有人把這兩首歌結合在一起。

前面真的蠻低音的,但阿密特的表現非常好,情緒的堆疊也非常棒,A段的低音非常有creepy的感覺,B段情緒持續堆疊,直到副歌前帶有金屬色的吼叫,把整首歌拉高八度。

副歌那個沙啞聲,真的讓人起雞皮疙瘩(這應該就是為什麼那時候大家整天在叫阿妹聲音怎麼變這麼沙啞?該休息了吧?的原因)沙啞沒什麼不好,如果這種歌,聲音很清亮,就完全沒有感覺了,

我覺得阿密特的沙啞非常好,沙啞歸沙啞,高音還是很清亮飽滿。副歌非常難唱,在「誰可疑 誰可憐 誰無辜 誰茍活」「越血流 越手酸 心越空 肉越痛」

這種間隔非常短的部分,阿密特處理得非常好,一點都沒有拖拍,或是上氣不接下氣。這樣的詞,如果唱不好,那緊迫盯人的氣氛就會被打亂。

最後一次副歌的最後一句更是再把音拉高八度。整首歌聽下來真得十分過癮,但要跟著唱恐怕難了一點。

 

最後一首 「你想幹什麼」完全個人喜好評分:★

 

作曲:阿弟仔、山地人  編曲:山地人  作詞:艾怡良 
他捧著鈔票 說他很古典
她大聲尖叫 表示她熱血
願打願挨 都各有版面
怎麼看 怎麼狼狽為奸

他穿著當季 飄逸的膚淺
她典當臉孔要人群下跪
妖言惑眾 或洞悉是非
反正人有的 總是滋味

好個打不還手 有種罵不還口
說吧 你到底想幹什麼

你根本犯賤 你不願看見
你根本犯賤 我根本不屑

他搖旗吶喊 說他很危險
她覺得英雄 是該被諒解
群魔亂舞 咆哮別浪費
人間可以 多騰些空間

他問我 是否該收斂一點
我問他 什麼叫收斂一點
大約人類和禽獸之間
總是就差那麼一條線

好個打不還手 有種罵不還口
說吧 你到底想幹什麼

你根本犯賤 你不願看見
你根本犯賤 我根本不屑

而我笑自己 我自認過人聰明
多少人暗自欣喜 以為他就是真理

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

你犯賤 我不屑
你犯賤 我不屑

 

這首歌是「黑吃黑」的2.0(這是阿密特認證的,不是我亂編的)這首歌,從主歌就讓我耳朵一亮,可是很可惜跟「牙買加的檳榔」一樣,副歌太弱。

不過搞不好,其實她就是故意讓副歌這麼簡單,讓大家可以在唱的時候盡情發洩,不用還要記歌詞到底是什麼,因為就是一直,

「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 幹什麼」(那個幹字絕對要發到底,哈哈)其實我在宿舍,或是有大人的時候,不太敢放這首,怕他們覺得,這到底是什麼教壞小孩的歌,

就算能接受歌詞,也會覺得一直重複到底是什麼鳥歌。我覺得歌詞可以探討一下,到底她是真的不屑,還是嘴巴硬。如果真的不屑的話,那怎麼會一直問你到底想幹什麼?

而且,如果不屑的話,應該連理都不會理,怎麼會還罵他犯賤咧?一直到最後的怒吼,我覺得其實你還是很在乎啦!最後的怒吼如果按整張專輯重複,還可以跟「戰之祭」連接上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編心話-小編的心內話

edd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